长歌张无忌。

4

4.魔术师

“请安静些…少爷,魔术师先生是特意来为老爷庆祝生日的,作为继承人要成熟一些。”
“我知道了啦…!可是说好的魔术师界的天才——就只是个看起来就很热的长毛吗?!”
姬宫家的继承人满脸不服气的把双臂抱在胸前,什么啊,说是天才,变出来的魔术这么普通吗?都是平常魔术师就能做到的小把戏…亏他之前那么期待!
像是听到了台下继承人的小小抱怨,魔术师的脸上充满了高深莫测的笑容,他闭上眼睛,换了种声线神秘的开口:“哼哼哼,接下来…是日日树涉才有的杰作哦?哪位观众愿意前来配合下呢——”
话音未落,粉发少年从椅子上站起,双臂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姿势满脸嚣张跋扈的朝魔术师笑了笑,他迈起步子慢慢走向魔术师,边走边道:“...

3

3.………涉帮北斗穿裙子

“呐呐,演剧部的新剧马上就开演了哦!”
“诶——偶像科的那个吗?!哇啊…我超喜欢那边的部长的…!作为偶像也是超棒的对吧!”
“哼哼…你喜欢日日树涉那种的啊…我倒是会长派…”
“是说演剧部啦演剧部……”
………
今天,是连普通科学生都忍不住跑来观看演出的演剧部公演的日子,听说这次的剧本还是那个天才日日树涉亲自创作的,观众比平时要多出好几倍。
MC的例行客套结束后,第一幕戏却迟迟未能开始,观众窃窃私语间,真白却没顾工作人员的疑惑,自顾自的,而又似乎神情慌张的跑出了剧场,朝着空中喊道,“部长——北斗前辈还没从更衣室出来——你——快去——诶,部长?”
……
另一头,更衣室里,北斗正焦急的同...

2

2.狐狸涉和桃李喵的大冒险

“喵呜…明明长毛再三保证过你是认路的!结果不还是来到了陌生的地方吗?!呜呜…马上就要天黑了不回去的话弓弦又要说教了弓弦说教就算了会长会担心的呜呜…嗝…喵…”
委屈的粉红色猫咪哭着打起了嗝,头顶的呆毛一颤一颤的似乎要随着眼泪融化掉。不知为何戴着副面具的狐狸轻轻舔了舔猫咪快要哭花了的脸,抬起前爪将猫咪扔向半空中的,再用背完美的接住了它。哭到一半突然被吓得不知道怎么接着哭比较好的桃李喵干脆愣住,呆滞了半天才握紧了涉狐狸好看的长毛。
“对前路感到畏惧的公主可无法继承王位哦——?哼哼,虽然暂时抢了执事的位置,就由我日日树涉带着公主征服未知的土地吧♪”
如果你恰好经过某片郊区,你将...

1

…最近…一直在玩骰子,跟基友…我输了写段子,她输了画画…段子写的蛮随意的…为什么还都要搬上来呢…因为我发现我好久没更lofter了,再不更我可能死了×

1.弓弦汪和桃李喵在捉迷藏

想法来自于主人睡觉后猫咪会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天亮前再跑回来装成自己哪里都没有去的样子。

“喵…喵?!这么快就轮到弓弦来找我来躲了吗?!呜…明明是个奴隶可偏偏是只狗狗!狗狗擅长的事情就是找东西吧!可如果被找到了的话作为主人会很丢脸的呜…”
“十…九…八…咳,少爷,如果再不开始躲的话,时限可马上就要用光了哦?公平起见…我重新数一遍如何呢?”
“啰嗦…!不要对主人的行为说三道四啦喵!哼哼…不过鉴于你为了公平而...

随手一条鱼

*…不要看题目×
*cp向是朔间兄弟,大概是已交往的设定。
*OOC有…摸鱼的速成产物,千字短打,比起文更像存脑洞。
*…自觉不好吃,全当复健,感谢阅读。

厚重的窗帘把窗户捂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光透进房间里来。床上的青年一如既往的同温暖的被窝缠绵着,假期总会给人带来不同程度的懒散,而对于朔间零来说,假期有着比工作日更为重要的意义:不必强迫自己起床上学,白天可以得到更加充分的休息,晚上没有了烦人的早睡要求…总的来说就是——
假期,昼伏夜行,这才是身为吸血鬼该享受到的生活,他朔间零的主场啊!
顶着不能再乱的头发,依旧朦胧的睡眼,零随手抓起了床头上那平日里就不怎么工作的闹钟。长时间的深度睡眠让他...

新年快乐

回首整个十二月…都没有产粮呢!←本来就低产现在竟然好意思直接说出来了。
咳…总之…新年快乐,新年我会努力的…!(脸呢。

【审三日】道阻且长

*给基友写的,他是个身高一八二的污污的男审。

*我...我想要评论............

【一】

自家的主上是唯一的男性审神者——这是加州清光作为近侍陪同审神者参加审神者大会才知道的。各种各样,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女性审神者堆里,坐着他家因身高关系显得鹤立鸡群的主上。

“很奇怪吗?哈哈——”被清光问起此事的审神者爽朗的笑了起来,“嘛...我也没想到如今会成为唯一一位呢,明明之前有见过几位男性同僚的。”

男性心思不如女性生的巧,灵力方面不如女性充足。在刚刚出现“审神者”这种职业时,任职的男性还是不在少数的,毕竟这种需要签订保密协议对外宣称为“公务员”的工作报酬颇丰。可随着日子一点点过去,...

【三日鹤】山外仍有山

*现代paro

*OOC有

*有私心想要表达的除了三日鹤以外的东西。



在连续吃了半个月的香蕉后,鹤丸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

炒香蕉,炸香蕉,碳烤香蕉,香蕉煲......半月以来,烛台切光忠向大家展示了他在厨艺上的造诣之深。可就算造诣再深,香蕉还是香蕉,光忠的手再巧也不能把它做出肉味儿。

而这群到布塔雷,这座位于卢旺达西南部的城市来实行支教计划的年轻人们,在食物方面,除了香蕉就只有味道古怪的菜肴可以挑选——而对于亚洲人的口味来说,香蕉要比那些菜好得多,即使吃半个月会吃到吐。

布塔雷盛产香蕉,用鹤丸的话讲,这里的街道似乎也弥漫着一股香蕉味儿。

鹤丸趴在木头桌面上,感觉桌面上也有一股让人绝望的香...

(一期三日)摸条小鱼

脑内的两人相遇,可能写后续,人比较懒×,半史向半脑补,若有史向BUG请指出。很谜的天下一振注意。

三日月宗近在陪同北政所在庭中散步时看到了 天下一振,不远处,水蓝色长发的青年身影映入他的视线。

与常人不同,心思细腻到可以看到付丧神们的北政所向三日月解释道:“那位是天下一振,前些日子从毛利家来到府上。”

丰臣府上收藏着数把天下再难求其二的名刀,他本人却不擅于舞刀弄剑,精明头脑才是他真正的武器,因此一把又一把名器藏于府中,无缘战场的付丧神们也只得在离本体不远的庭院内闲逛。

除了天下一振,只有他被丰臣秀吉随身携带,如此名器,大抵是为了彰显身份,听说为了方便还将刀身磨短几寸...三...

随手的谜之段子

“我舰已不堪操纵,将战至最后一弹。”

话音刚落,不等耳机那头回复,俾斯麦便将通讯设备丢入水中。她低头看了看,脚下是一望无际的深渊,这意味着一旦沉船,就再也没有被打捞的机会了。

可她没有选择的机会。

为了减轻负担,她像丢掉通讯设备一样丢掉不能用的副炮,原本引以为傲的航速没有了,她一手扶正自己的主炮,一手狠狠抵住自己血流不止的伤口,踉跄着缓缓前进。

在她眼前出现的,是罗德尼。

俾斯麦扬起嘴角,即使喉咙像被火烧一样的疼痛着,她也依旧不服输的挺起胸膛睁大了眼睛高声道:

“我是德意志科技结晶,俾斯麦,如今破釜沉舟,仍不会违心做英国人的奴隶,

“我将战至最后一弹,罗德尼,放马过来。”

1 / 3

© 绾殊。 | Powered by LOFTER